穿越小说吧!回到古代不是梦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365bet官方网站,365bet体育开户,365bet足球即时比分网1/8决赛H1-G22018世界杯比分查询 > 古代言情 > 莫风流 > 娇医有毒

新文绣色生香试读求收 文 / 莫风流

    七十年前,蒙古人入关,开启了外族统治时期,史称“元”。

    三十年前,中原各地掀起战火,汉人不满暴政拼死反抗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苏正行定都平江府,定国号“后宋”,就在同一年出身草莽的赵之昂与他划长江而治,定都应天,国号为“周”。

    自此两人联手对外,经过近六年的征战,将元人彻底赶出中原。

    一山难容二虎。

    元人走后苏正行与赵之昂决裂,近十五年的内斗开始,几年后赵之昂不敌,丢失了应天仓皇将都城迁去燕京,与苏正行一南一北猛虎相峙。

    三年前,原本一直处于劣势的赵之昂,忽然如虎添翼,不断反扑,今年初春苏正行与两子皆战死在山东钦州,自此,战火纷飞三十年的中原,终于平静。

    后宋树倒猢狲散,朝廷一夕之间瓦解,苏正行的后人以及家眷悉数被杀,平江府再没有苏氏一族的踪迹。

    没了战火的大周慢慢的恢复着生机,四处欢歌笑语张灯结彩……

    应天城中的锦绣坊亦是如此,门口大红的灯笼在六月的艳阳中炽热如火,一阵风吹来,灯笼晃了晃啪嗒掉在了地上,随即有道尖利的声音喊道:“刘老六呢,把灯笼挂好了,要是再摔了我要你的命?!?br />
    刘老六是个驼背,弓着腰捡起灯笼,点着头不迭的应是,“这就换,这就换?!彼低暌蛔?,就看到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下来,有个婆子率先跳下来,他顿时笑着行礼,“邱姑姑回来了,这一趟辛苦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还真是。这把老骨头都散了?!鼻窆霉盟底判α艘幌?,回头吩咐马车,“都缩在里头做什么,下来吧?!?br />
    话落,就看到车内探出个圆嘟嘟的脸,一双大大的眼睛,咕噜噜的转了一圈,笑道:“姑姑,这就是锦绣坊吗,真大??!”

    邱姑姑了然,第一次看到锦绣坊的人都是惊叹的。

    她很骄傲,自七岁进锦绣坊,从一个学徒做到今天的大师傅,熬过了所有美好的年华,可是她不后悔,为了锦绣坊,为了苏绣的手艺,熬完一辈子她都愿意。

    “蔡姑娘快下来吧?!鼻窆霉煤Φ?。

    蔡萱提着裙子跳下来,又朝车里面招手,“阿瑾,你快来看,锦绣坊好大呢?!?br />
    “嗯。来了?!苯拷苛沽沟纳?,让人顿时散了几分燥热,随即一只修长的手扶在门框上,女子含笑下来,身段如柳眉目如画,浅浅一笑,青涩中透着柔媚,让人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连邱嬷嬷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会儿工夫从小小的马车里下来了五位姑娘,齐齐的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走吧?!鼻窆霉盟悴坏枚嗦?,因为以前招学徒的时候只要七八岁的小丫头,这一回从平江府带回来的最小的十三岁,最大的都有十五了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就容易生别的心思,做事不专心。

    但好的是,这五个人都各有底子,她亲自验过了,可以少费点神。

    五位姑娘挤在一起对着锦绣坊的牌匾评头论足,蔡萱道:“我阿哥说,这是圣上在应天时亲自题的字呢?!?br />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等有机会我们去织造府,还能看到一个更大的牌匾,也是圣上题字的?!比钏加毖诿娑?,眼里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窦娆淡淡,道:“锦绣坊是专门给织造府送绣品的,圣上题字不稀奇?!?br />
    几个人都点着头,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苏婉如也抬头看向了牌匾,就看到匾的中间一点修补的痕迹,她嘴角几不可闻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是讥诮。

    当年赵之昂丢了应天逃去燕京,这里的牌匾立刻就撤了下来……没想到,时隔十年他在燕京登基,锦绣坊居然还能将这块牌匾找出来。

    看来,这里的当家的还真的有未卜先知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阿瑾?!辈梯婀蠢潘?,笑着道:“你快点啊,邱姑姑说先给我们安排住的地儿呢,咱们住一起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回神,点了点头道:“好?!?br />
    其他几位姑娘都朝她们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院子,锦绣坊原是前朝异族公主的府邸,所以很大,占地足有百亩,前面几个院子和小楼都用来做工,他们从角门走,一路不断能碰到年轻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十来岁的,七八岁的,入了花丛似的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穿过层层叠叠的房屋,走了弯弯曲曲的回廊,蔡萱跟着邱姑姑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,苏婉如抬头朝西北看去,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西北面有一座九层的塔,塔的八面脚挂着铃铛,在微风中铛铛响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登月塔啊,她眼眸微眯,手紧紧攥了拳头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一间六间房的院落停下,指了两个空着的房间,邱姑姑道:“你们五个往后就住在这里,每个院子都有四个洒扫的嬷嬷和四个小丫头服侍,有什么事可以让她们做?!被奥溆稚艘谎奂父龉媚锏氖?,“在别的地儿做事,都要你们勤快,可在锦绣坊里,你们的手除了绣花,不用做任何事?!?br />
    这里的料子都是珍品,绣品都是要进宫的,手粗了糙了刮花了料子,就是打死了她们也赔不起。

    “是!”苏婉如跟着众人一起垂着头应是,看了眼院子里的粗使婆子,想着等会打听一些事。

    邱嬷嬷在她面上扫了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苏婉如跟蔡萱并着胡琼月三个人一间。

    三张单人的床,空荡荡的摆在房间里,两头放着三个柜子,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,可就是这样蔡萱也很高兴,坐在床上道:“总算到了,以后我们就是锦绣坊的人了?!?br />
    胡琼月话很少,沉默的选了靠窗的床,将自己的包袱收拾好,拿着盆去大院的井中打水。

    “阿瑾?!辈梯嬉患坷锩涣吮鹑?,立刻坐起来低声道:“你和她认识吗,她也是平江府的人吗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平江府还有绣娘擅湘绣的呢,她是哪个师父教的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收拾中间的床,她没的选,两头都被人挑走了,听蔡萱问,她心不在焉的道:“我不认识她,你要是好奇,可以亲自去问?!?br />
    蔡萱摇摇头,“我才不要问?!彼底?,在自己床上坐下来看着苏婉如。

    一件洗的发白的葛布短褂,下面是条芙蓉色挑线裙子,裙摆绣着几朵碎碎的兰花,枝叶翠绿兰花鲜活,她是内行所以打眼就知道,这几朵花绣的不简单,在车上时她趁着苏婉如不注意时还翻了看过,几乎看不到线头。

    这花,就算是她的师父也要费点功夫。

    她暗暗惊叹,又忍不住打量苏婉如的面容,十四五岁的年纪,肤色细腻白嫩,尤其是那双眼睛,流转时透着潋滟的光,澄澈的能照出人影来。

    明明出身平凡,可举手投足中雍容矜贵,独特的气质是她从未见过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越发的心痒,想要知道苏婉如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平江府人吗?”蔡萱好奇的凑过来。

    苏婉如扬眉朝她笑了笑,道:“嗯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家住哪里,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?”蔡萱跟着她屁股后面转,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,苏婉如顿了顿道:“在苏家巷子里,我鲜少出门,所以你不认识?!?br />
    蔡萱哦了一声,又道:“你今年快十五,那定亲了吗?”

    苏婉如笑笑摇了摇头,抓了话语权,“你呢,定亲了吗?你这么惹人喜欢,亲事上肯定容易的很?!?br />
    蔡萱没意识到她的问题不但没得到答案,却还被苏婉如反客为主,笑眯眯的道:“我定了,我娘说等我在这里做满五年工就将我赎回去成亲,我表哥开了个肉铺,能养活我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坐在床头叠衣服,以前这些事都是专人做的,现在形势不同她不得不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可尽管如此她还是做的不太好,衣服收拾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?!辈梯嫘ψ诺溃骸澳阏饧讣路蔡闪?,等这个月发了钱咱们去买新的?!?br />
    “谢谢?!彼胀袢缧醋挪梯?,五年,她的事若是顺利,过几日她就会离开这里,“提前恭喜你?!?br />
    蔡萱就笑了起来,面颊微红。

    收拾好,苏婉如拿盆出了门,和胡琼月迎面撞上,她好像没有看到对方一样径直过去。

    打水上来,苏婉如站在架子前,清澈的井水倒映出她的面容,她看着眼睛微涩。

    应天她其实很熟,早年就在南京上的大学,织造府她也熟的??墒?,本该都熟悉的,却又都不是她熟悉的了。

    世易时移,她没能力反抗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!比钏加毙ψ旁谒媲岸紫吕?,也学着她抬头看天,苏婉如眼中的失落瞬间敛去,淡淡一笑,道:“要下雨了?!?br />
    阮思颖十四岁,常熟人,这一次是被他娘家的兄长托关系送进来的,签了六年,等工满后就能离开。

    “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快?!比钏加钡溃骸澳闼?,姑姑什么时候让我们上绣架练手?”

    苏婉如摇头,道:“听姑姑安排吧,总有我们事情做的?!辈蝗宦蛩抢醋鍪裁?。

    阮思颖点头若有所思,正要说话,忽然见邱姑姑匆匆穿过角门过来,见着她们两个便道:“将其他几个人都喊过来,去前院?!?br />
    “是?!彼胀袢缬α艘簧欢辔?,和阮思颖一起去喊大家。

    刚进院子,胡琼月和蔡萱就已经出来了,蔡萱问道:“是不是姑姑喊我们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婉如摇头,和胡琼月的视线交叉而过,两人一个进去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蔡萱探着头催苏婉如,“盆就放门口,你快点,我们一起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嗯了一声,放了盆出去。

    “姑姑,是什么事啊,难道今天就让我们上架做活了吗?!辈梯嫦裰恍∧褚谎催丛奈首?。

    其余四个人都跟在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“衙门来人了?!鼻窆霉米叩暮芸?,解释道:“每个月衙门都会来清点人数,一会儿你们过去不要喧哗,点过人头记了名字,就没事了?!?br />
    蔡萱哦了一声,回头冲着苏婉如眨眼睛。

    衙门?苏婉如心底咯噔一声,但面上不显,胡琼月无声无息的走过来,挨着她道:“不要说漏了嘴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没理她,慢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和来时一样穿过了几条回廊他们到了前院,偌大的院子里已经站了一两百人,都是清一色的女子,高矮胖瘦年纪也不齐,只有她们是今天新来的。

    她们站在最末位。

    “你今儿带的五个人都来了?”人前,一位约莫四十出头,有些白胖的妇人站在台阶上,邱姑姑上前行了礼,道:“回掌事的话,都来齐了?!?br />
    掌事姓段,和邱姑姑一样自梳了头,一辈子未嫁。

    苏婉如抬头朝段掌事看去,略扫了一眼,目光微动又垂了眼眸。

    走廊上,出来四位穿着豆绿官服的男子捧着花名册,一肤白年纪轻的稳坐扶椅,另一人清了清喉咙,道:“杂家按例点名,喊到的就应一声?!?br />
    众人垂着头应是。

    那人正要点名,忽然身后又有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,随即有人贴着坐着的內侍耳语了几句,他脸色一变招了段掌事,段掌事听了就喊道:“邱氏何在?!?br />
    点名停了。

    邱姑姑吓了一跳,忙回道:“奴婢在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今儿带回来的人呢,都提出来,侯爷要亲自过问?!倍握剖滦睦锖闷娌灰?,镇南侯功高无人能及,听说当时圣上要封他做异姓王,可他说自己太过年轻,封个侯爷建个门户光宗耀祖就足够了,所以这才封了个侯,可圣上却觉的亏欠,随后又补偿了个太保的闲职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高高在上,怎么会突然来锦绣坊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段掌事出了一身的细汗,若有所思的看着邱姑姑带来的几位新人。

    邱姑姑也是愕然,顿了一下才应了冲着苏婉如她们道:“都到前面来?!?br />
    苏婉如心头一跳,猛然间她手臂被胡琼月抓住,她转头就看到对方白着脸盯着她压着声音,道:“苏婉如,不要忘了你现在是绣娘,而非公主?!?br />
    “放手?!彼胀袢珲久纪瓶碓?,冷冷的道:“管好你自己?!?br />
    本书由,请勿转载!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