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!回到古代不是梦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365bet官方网站,365bet体育开户,365bet足球即时比分网1/8决赛H1-G22018世界杯比分查询 > 穿越架空 > 魅影小妖 > 将惑天下

风云天下 番外三 乔乐篇 文 / 魅影小妖

    我叫乔乐,其实在遇到殿下之前,我什么也不是,只是一个在乞丐堆打滚,每天为了一点可悲的食物,被人打得半死。我常??醋拍切┐┳喷甭藿醵械拇锕俟笕?,幻想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这样高高在上,只是没有想到,梦想实现来得这么突然。

    那天我在街角等候过往的人,施舍给自己一点食物,却遇到一个浑身是血,倒在自己面前的男孩,那个男孩一身昂贵的衣服已经看不清颜色了,只是不屈的眸子不甘心的看着自己,似乎在让自己救他,看着后面追来的人,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居然跑上去,拖起地上的男孩就跑,很幸运的是,自己利用对地形的熟悉,成功的甩掉了那些追杀男孩的人,将他藏在一所破庙里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了没人在追来,我才在旁边的水塘里,打了水,替男孩擦干净脸,没有想到他居然长得很漂亮,只是失血过多,脸色显得很是苍白,看着他身上一条条的伤口,狠狠的皱起眉头,不知道是什么人,如此的狠,对一个小孩子也下这么狠的毒手。

    “水、、水、、”

    听到男孩的呢喃,我立马用树叶再打了一些水进来,喂给他喝,只是他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我一大跳,那眼中竟是霸道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,追杀你的人已经被甩掉了?!蔽铱醋琶媲坝行┝枥鞯哪泻?,有些惊讶,是什么让他变得如此的杀气凌烈,他不过跟自己一样,是个孩子而已,后来知道他的身份后,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小小年纪的他如此的老成,如此的哀伤,如此的霸道,如此的狠毒,因为不这样,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,是无法生存的!

    “是你、、救了我?”男孩挣扎着做起来,收起凌厉的目光,静静的问道,没有丝毫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你当时倒在我的面前?!笨醋拍泻⑹掌鹆枥鞯钠?,我也放心的坐在他的身边“为什么那些人要追杀你,太狠毒了,你不过才是个孩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孩子,他们可不会因为你是个孩子,就让你成长,不会因为你是个孩子,就让你活着,不会因为你是个孩子,就允许你犯错!”殷暮庭看着面前的男孩,看起来很瘦小,大概是营养不良的缘故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这么瘦小的一个男孩,是怎么带着他在众多杀手中逃脱的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我一样,没有爹娘,所以人家都欺负你?”我天真的看着面前的人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爹没娘,只是我爹有太多的女人,太多的孩子,多得已经顾不上我们这些人的生死!”殷暮庭目光总闪过一丝狠毒,但是很快就隐去了,仿佛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真可怜?!?br />
    “住口,谁说我可怜,我不可怜,迟早有一天,我会让那些人知道,谁才是真正可怜的人!”殷暮庭阴冷的说道,小小的年纪,却完全不是一个孩子“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乔乐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殷暮庭?!?br />
    “殷暮庭,你姓殷,呵呵,当今皇上好像也姓殷哦?!蔽铱醋琶媲暗哪泻⑸瞪档男?,后来,殿下告诉我,那时候,我那笑容真的很欠扁,很欠扁。

    “嗯,他是我爹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是你爹,那你是、、是、、”我瞪大眼睛,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男孩,难怪有人追杀他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要去国舅府,你知道怎么去吗?那一路上有很多的杀手,搞不好,就会丧命?!币竽和テ诖目醋琶媲暗娜?,他能在众多高手中带着自己逃走,那么他一定有过人的本领,事实证明,他的猜测是对的,而乔乐的本领就是,知道所有的羊肠小道,在众人严密监视的道路上,走了一条让人咂舌的道路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办法?”殷暮庭看着面前的一个狗洞,愕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带着你跑掉的,就是钻狗洞,让他们找不到你!”我开心的炫耀,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男孩为难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乔乐,你平时是怎么生活的?”殷暮庭突然看向乔乐,幽幽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乞讨啊,只是有时候,运气不好的时候,我会走些小道,跑到那些富贵人家中,偷些吃的,所以那些人家里有狗洞,怎么进去,厨房在哪里,我都知道!”骄傲的仰起头,为自己自豪,殷暮庭下巴差点都掉到地上去了,这小子,真有做探子的天赋!

    “对了,你要去国舅府,只能用这种方法,因为周围都是杀你的人,所以你要走不一样的道路,让人意想不到的道路,才能安全的到达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钻狗洞嘛,我钻,今天所受的屈辱,我迟早会琳贵妃连本带利的还回来!”殷暮庭一马当先的钻进去,等乔乐钻过来了后,便跟在他的身后,从另一边的大树上爬出去,然后再钻进另外一家人里,再爬出去,直到到达国舅府的对面,殷暮庭看着房顶上隐藏的刺客,目光幽森,看向乔乐,此刻他们都不敢说话,因为那些人的功夫都不错,搞不好,两人就会被发现,如今不过十米的距离,可是却是那么的遥远。

    我拍拍殷暮庭的肩膀,奸诈的笑了笑,带着他朝张大人的家的厨房而去,两人摸进厨房,殷暮庭疑惑的看着乔乐“到这里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笨,他们杀人,我们当然是防火呗,否则的话,怎么趁乱混进国舅府?!蔽液莺莸谋墒恿艘幌乱竽和?,可是看到他不善的目光还是乖巧的去找火,然后张大人家的厨房就燃起了熊熊大火,两人躲在树丛里,看着忙忙碌碌的人,我偷偷的摸出去,在主屋点了一把火,在悄悄的跑出来,这边一出事,刺客都被惊动了,但是响起自己的任务,都忍住不动,可是张大人家火已经很大了,便全部往外跑,这时候,对门的人也被惊动了,我见时机成熟,拉着殷暮庭便混在混乱的人群中,朝着国舅府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这是怎么了?!?br />
    “舅舅、、”殷暮庭立刻拉着乔乐朝着国舅跑去,房顶上隐藏的人,都发现了殷暮庭,想动手,可是两家人的都聚集在一起,其中不乏高手,不由得愤恨,这下下不了手了,只好让人撤。

    国舅看着浑身是伤的殷暮庭,当场给愣住了,张大人也给吓了一条“微臣见过殿下?!?br />
    “平身,张大人,本殿非常抱歉,因为本殿被人追杀,为了能安全到达舅舅这里,只好在你的家里放了一把火,还请大人见谅,一切损失,本殿承担?!?br />
    “微臣不敢,殿下无恙就好?!闭糯笕说妥磐?,不停的抹冷汗,跟你要,我找死吗?

    “好了,庭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国舅看到这样的殷暮庭,立刻进府,戒备森严起来。

    “舅舅,快送我进宫,母后让我来告诉舅舅琳贵妃一党意图造反,让舅舅防备,我得快些回去,不然母后会有危险?!?br />
    “你出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一天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好,我马上送你进宫?!惫颂饺绱酥卮蟮南?,心沉落谷底,一天的时间,心荷,但愿你没事啊。

    “舅舅,找身衣服给乔乐换上,我要带着他?!?br />
    “来人,带这位小公子去换身衣服?!?br />
    国舅带着府中的高手,送殷暮庭进宫,到达凤栖宫时,却发现里面灯火通明,国舅心顿时冷了,还是回来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母后”殷暮庭飞快的冲向凤栖宫,一进去去看到满屋子的婢女跪了一地,琳贵妃也在,而王皇后,却悬挂在横梁上“母后、、、”

    “心荷、、、”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一切,暮庭的母后死了!

    “母后、、”看着殷暮庭一个人伤心的哭泣,我呆了,面对挚爱之人的死亡,暮庭也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国舅将王皇后放下来,殷暮庭就那么抱着没有了气息的人,眼泪哗啦啦的流,琳贵妃看了一眼狼狈不已的殷暮庭,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“大皇子,你现在才回来,刚才有人传信,说大皇子死了,皇后姐姐伤心之下,悬梁自尽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撒谎!”我看着面前妖媚的女人,愤恨的说,这个女人明明是在幸灾乐祸的笑,暮庭的母后一定是她害死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的是,暮庭居然不哭了,擦干眼泪,抬起头,露出一抹阴森的笑容“是吗,琳贵妃,母后是自杀,你们说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干奴婢看了看琳贵妃都开口符合“殿下,皇后娘娘真的是自杀的,只是奴婢们发现得太晚了、、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冷冷的看着一屋子的宫女太监,暮庭残忍的笑了,拔过一个侍卫的佩刀,毫不犹豫的斩下了离他最近的宫女的头。

    “啊、、”宫女太监都吓呆了,琳贵妃也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护主不力,该死!”我就那么看着机械挥刀的暮庭,说不出话了,宫女太监的惨叫声,我已经听不到,只是看到暮庭的悲愤,暮庭的痛,他跟我是一样的年纪,却经历了更多的痛苦,更多的残忍,暮庭,以后我会在你身边,帮你打那些欺负你的人!

    国舅呆呆的看着凤栖宫满屋子的血,满屋子的尸体,也说不出话来,此子绝非笼中之物,迟早有一天,会冲破束缚,翱翔九天,心荷,你安息吧,暮庭,我一定帮你抚养成人,只要哥哥有一口气,就绝对不会让他出事!

    “你、、你、、”琳贵妃看着满屋子的尸体,以及拿着刀一步一步走进她的殷暮庭,惊恐了,她没有想到殷暮庭居然真的敢杀人,还是将凤栖宫所有的下人都给杀了,如今是要杀她吗?

    “凤栖宫遇刺,皇后遇难,宫人无幸免,琳贵妃与母后夜谈,也遭了毒手!”暮庭一步步的走向那个颤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、、你不可以这么做!”琳贵妃拼命的想朝外跑,我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,拔了国舅爷的剑就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,而暮庭也在背后给了琳贵妃一刀,琳贵妃就这么睁大双眼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殷暮庭静静的看了一眼乔乐,没有说话,再次走向王皇后,将她的头放在他的肩上“母后,孩儿一定灭了琳贵妃一家的人,以祭你的在天之灵?!蓖讼峦趸屎笫滞笊系娘碜?,殷暮庭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,有刺客、、、”

    皇宫彻夜灯火,皇帝看着凤栖宫的残像,不忍的转身出去,看了看暮庭,却什么话也没有说,而暮庭更是没有言语,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,然而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悲伤,还是震撼了我,走到暮庭的身边,揽住他的肩膀“暮庭,别怕,你还有我,以后,我帮你打那些欺负你的人!”

    “乔乐、、”

    凤栖宫的事情不了了之,似乎没有什么变化,陈家又送了女子进宫,而暮庭则是暂住凤栖宫,他变得更加的冷漠,更加的残忍了,我在身边看着他的变化,心都为他疼痛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一路上,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,暮庭也有了自己的府邸,掌握了天下兵马,可以说着北越的皇帝只是一个空架子,我知道暮庭是恨,很皇上对王皇后的冷漠,恨他对他的忽视,恨似乎改变了暮庭的一切,他变得不会再笑,即使笑,也只是三分笑容,七分阴冷,即使是无尘,都无法让暮庭快乐,让暮庭有情绪,他永远都只有一个情绪,那就是没有情绪,我以为,暮庭会一直这样下去,然而一个改变我们两个人的人出现了,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呢,那是暮庭去南陵后,执意要攻打南陵,我遇到那个仿若谪仙般的人儿。

    奚影月,每次说到这个人,暮庭就会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,当时我还狠狠的惊讶了一把,有人居然让殿下出现了不一样的表情,我真的好希望见一见那个人,当见到那个人时,我却有些无奈,明白了为什么殿下总是那么的咬牙切齿,因为她实在是太无耻,太下流,也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金临关就要攻下了,却因为她的到来,我们连连败退,就连我的副将都落到了她的手上,她还大胆的送了殿下一套女装,侮辱殿下,看着殿下脸上不断变化的神色,以及失控的怒骂,我就真的很想笑,有多久没有看到这么情绪化暮庭了,久到都快忘记他是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走,去会会她!”没有想到殿下所说的会会她,是将奚影月给绑了来,看着刑法下,依然笑的风情万种的奚影月,我的心碰碰的跳个不停,似乎所有的目光都被眼前的人都夺取了,忘记了呼吸。

    在不断的接触下,殿下的情绪化,奚影月的美好,十皇子对她的依赖,以及她率性的行为,我发现目光似乎已经离不开她了。

    殿下对奚影月的态度也变了,似乎变得有些容忍了,他趁着奚影月在他的手上去攻打金临关,没有想到奚影月拐走了十皇子,阴了我们,我带着殿下躲进树林,拼死让殿下逃走,自己却落到了奚影月的手上,看着那明媚的笑容,我却觉得有些冷!

    怎么也不敢相信,奚影月,那个杀千刀的家伙,居然,居然弄了一大群青楼女人来折磨自己,可是看到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女人,自己是没有一点的感觉,我知道奚影月一定在门外看着,嘴角露出一抹苦笑,奚影月,你还真是记仇??!

    只是我低估了奚影月的手段,被当成萝卜种在土里,看着,每天在自己面前喝着美酒,吃着佳肴的奚影月,口水就直流,我是既想吃食物,也想吃她,她难道不知道她那挑衅的模样很诱人吗?心中狠狠的鄙视自己,居然对一个男人有不该有的情绪。

    终于等来了殿下的营救,可是自己确实狼狈的逃回北越,在将军府中,一个月也不出门,别人都以为我是被奚影月的手段给吓着了,其实我是在烦恼心中那无理由的感情,自己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奚影月的思恋,似乎看不到她,日子就过得异常的漫长,然而一次在殿下醉酒后,我竟惊讶的发现,殿下口中呼唤的名字竟然是奚影月!

    “殿下,你的幸福,是乔乐的追求!”明白了殿下的痛苦,我竟笑着陪小魔王殷玉琪去云游,然而当我得知南陵奚家出事,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的时候,却在看到一身红妆的奚影月,失态的遁走,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女子,没有想到南陵失踪,她成了殿下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一切并不像我所了解的那样,每天瞧瞧在暗处看着相处的两人,心在滴血,嘴角却是笑容,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笑得这么幸福的暮庭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动人的暮庭,他似乎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,会因为她的一颦一笑而动容,会因为她的失踪受伤,而彷如受伤的野兽,禁止所有人接近她,我本以为,这样的日子可以长久,看着殿下幸福,我就满足,然而却因为奚影月恢复记忆离去,殿下再次恢复了以前的样子,不,是变得更加的冷,更加的残忍。

    身为殿下的左膀右臂,自然是知道所有一切的行动,当得知,奚老将军的死跟殿下有关,心在那一刻痛得无法呼吸,可是在得知是无尘后,我竟恨,恨那个如仙般的男子,在奚影月消失的三年中,我竟好笑的扮成刺客,多次刺杀无尘,我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,却没有想到一切都被殿下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乔乐,你似乎很恨无尘?恨不得杀了他,我可以知道为什么?”暮庭认真的看着我,而我却说不出话来,只是沉默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悦儿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愕然的抬起头,慌张的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否认,我们一起长大,你的性格,我太清楚了,你怎么可能因为悦儿对付你的手段,而拒绝所有的女人,又怎么会在看到女装的悦儿时,那么的失态,没有人告知你她是女子,可是你却一眼就认出来了,如果你不是一早就知道她是女子,那就是她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你的心里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,乔乐不否认,我是喜欢奚影月,喜欢得要死,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她,我只是希望看着我在意的人,我喜欢的人幸福,这也有错吗?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无尘将我在意的人,我爱的人都伤透了!殿下,你不恨吗?不恨他让你奚影月中间横上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?”眼泪喷涌而出,第一次在殿下的面前哭,为了她,也为了他,更为了我自己。

    “乔乐,说不恨,那是骗人的,但是要想悦儿不受到伤害,我只有纵容无尘,更何况,她现在消失了,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!”看着如此的乔乐,殷暮庭笑了,笑得很灿烂,终于有人跟他同心。

    武林大会,奚影月出现了,然后又失踪了,后来得知她一直在身边,我的心竟出奇的安静,只要有空闲的时间,都会去她旗下的产业坐上一会,期待可以看到那熟悉的身影,我的要求不多,只是希望可以远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再次出现,我第一时间通着了暮庭,暮庭象征性的派人去抓,但是却没有抓到,这是意料之中,夜晚,我故意遣散周边的侍卫,告知府中的下人,无论听到什么声音,都不可以出来,果然,三更的时候,她来了,身边还跟着两个俊美的男子,心微微的酸了一下,转眼间却换上了惊恐。

    那些整人的药,真的很爽,爽的要死不活,可是看到她笑得那么明媚,心竟出奇的高兴,不由得鄙视自己,自己一定是个受虐狂,不然怎么会明知她会来,还撤掉防卫,只是为了方便她进来。

    天一亮,她就走了,恋恋不舍的看着消失的身影,心里不停的打鼓,不希望她伤害暮庭,暮庭做一切都是为了她,她不能伤害暮庭!

    然而一切还是无法阻止,为了逼她起来反抗,子墨送死去了,暮庭在皇宫等死,无尘恐怕也在战场上丧命了。

    在府中一直数着日子,终于等来了她,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她,满足的笑了,殿下,乔乐会一直追随在你的身边的!依然赴死,然而脸上是满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奚影月,其实你真的很笨,我那么多次的在暗处看着你,明明那么近的距离,你却不知道是我,我每次站在你的面前,那么的失态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,我总是说你与殿下间的距离很远,却不知道我与你之间的距离才是最远的!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